娇妻在下国民老公好闷骚锦书小说

来源:2020-11-14 19:19:54

锦书原创小说《》,主角分别是钟情纪彦庭,并为您倾心打造不一样的阅读体验。在这里为您提供娇妻在下国民老公好闷骚锦书小说阅读。纪彦庭的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抬眼,看了一眼站在面前的裴承远,眼神顿时冷了下来。

《娇妻在下国民老公好闷骚》精选:

钟情立刻便感觉自己的耳边一阵酥麻,微微偏头,顿时被惊到了,纪彦庭的脸,离着自己不到一厘米,如果不是自己刚刚反应迅速的话,恐怕现在他们二人已经吻上了。

“你离我这么近做什么?”钟情顿时感觉自己的耳朵一阵灼热,微微后退一步,脱离了纪彦庭的控制范围。

纪彦庭的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抬眼,看了一眼站在面前的裴承远,眼神顿时冷了下来。

只是他依旧强吸了一口气,而后从裴承远身上收回了目光,伸手,紧紧的揽着钟情的肩膀:“情情,你又在胡闹,我送你回去。”

说着,便要揽着她进入电梯。

“你。”钟情微微挣扎,可是纪彦庭的胳膊像是铜墙铁壁一般,自己无论如何都挣脱不开他的桎梏,“你放开。”

这样一番挣扎,钟情的心里反而平静了下来,伸手,便想要挣脱纪彦庭的怀抱。她平时可以忍受纪彦庭的碰触,但是在裴承远面前,不可以。

这和感情无关,只是她与他不过离婚没有几天,自己就这般,即便早已经不清不白,可是,她依旧想要捍卫那点自尊心。

可是她这样的心理,纪彦庭显然是不会知道的,又或者,他知道,只是不愿意理会罢了。

“呵,不过是旧情复燃,用不着在这里做戏吧。”一旁的沈青乔,注意到裴承远的目光,心中顿时一酸,话已经说了出来。

“青乔。”裴承远微微皱眉,看着身边的女人。

沈青乔被裴承远这样一叫,面色顿时凝结了一下,而后方才“哼”了一声,转过了脑袋,她就是不希望钟情那个女人身边总有优秀的男人围绕着,以前裴承远是这样,现在的纪彦庭,没想到也被钟情那张看起来楚楚可怜的脸给迷惑了。

钟情的心思被这边的两人分散了一下,再回过神来,纪彦庭的手,已经牢牢的扣在了她的腰身上,固执的紧紧拥着。

纪彦庭一手控制着怀中女人的挣扎,一手按下了一楼,开始。

终于阻挡了外面的两道视线,钟情只觉得自己的心中像是突然松了一口气一般。

纪彦庭看到钟情如释重负的神情,心中顿时一阵不痛快,手微微一紧,她便彻底的沉浸在了自己的怀中。

“纪先生,请你放手。”

钟情感觉自己的腰身都要断了一般,被纪彦庭的双臂紧揽着,他在部队的时候,本就力量极大,如今生气了……

“疼,你放手……”钟情看着面前的男人,一瞬间觉得不认识他一般,面容暴怒,只是却不看着钟情,而是直直的看着前方。

钟情顿时觉得身后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注视着自己一般……

电梯门,缓缓的打开,只是因为,在电梯关上的最后一刻,一只手扶了上去。

是裴承远,他面色苍白的站在门口,静静的看着里面的两个人。

钟情瞬间连挣扎都忘记了,只是呆呆的看着面前的男人,明明已经要走了,明明电梯门都关上了,这时候出现,有什么意思呢?

是啊,有什么意思呢?裴承远心中也在默默的问自己这个问题。

“你很温柔,可是你对每个人都很温柔。”裴承远猛然想起,有一次钟情喝醉了酒,摸着自己的脸,说出了这句话。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眼中是迷茫的。

裴承远心中也是一阵迷茫,明明,钟情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前妻而已。可是在听见了那一句“痛”之后,手像是不受控制一般,直接将电梯阻挡住了,只是因为那一个“痛”字。

“承远?”身后,沈青乔的声音静静的响起,在此刻死寂的环境中,显得异常的空旷。

裴承远顿时醒悟过来,那个自己青梅竹马的女孩站在自己身后,在无措的叫着自己的名字,可是自己……都做了什么啊,为了一个已经离婚的女人,失神。

这不是他,可是如果这不是他的话,他为什么要回头,对着沈青乔温柔的笑了笑:“青乔,我有话要对钟情说,你乖,先去病房等我。”

这是裴承远的声音,说完,似乎在逃避着什么一般,便已经走进了电梯,转身,对着沈青乔微微一笑,笑容与平时对钟情疏离的笑容不同,这个笑容,很温柔。

这一次,电梯门彻底的关上了,裴承远甚至感觉自己心中一阵狼狈的心虚。

电梯外,沈青乔愣愣的看着那三个人将自己隔绝在那个小小的空间之外,沉默了良久,甚至呼吸都急促了起来,而后转身,疾步跑到了一旁的窗台,等着那三人的出现。

电梯内,纪彦庭依旧紧紧的揽着钟情,而裴承远,则紧紧的皱着眉头,站在一旁,他谁都没有看,像是没有看见那拥抱着的两人。

“放手。”钟情轻声的说着,眉头紧皱,她甚至觉得,自己的腰快要断了。

可是纪彦庭自始至终,没有放松一下手上的力道,一双眼睛,阴鸷的看着一旁的裴承远,他比谁都介意他的存在,仅仅曾经是钟情的丈夫这一层关系,多少个午夜梦回,他想到,都是一阵心如刀绞。

如今,这个男人,还敢这样堂而皇之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他恨不得狠狠的给他一拳。

“纪彦庭……”钟情还想要挣扎,可是,却停下了,甚至就连纪彦庭,都危险的眯了眯眼睛。

因为,裴承远抓住了纪彦庭的手腕,指甲泛白,他在使劲。

钟情顿时心中一阵无措,她不知道裴承远这样做有什么意义,可是心中却忍不住感激他,在这个时候,没有对自己坐视不理。

“裴承远,你知道你在做什么?”狭小的电梯里,纪彦庭的声音听起来异常的平稳,只是却极其的危险。

“纪先生,女人,不该被你这样对待。”裴承远的目光,没有放在钟情身上一秒钟,他直视着纪彦庭,平静的开口说道,像是没有看见纪彦庭的怒火一般。

“是吗?看来裴先生还真是多情啊。”纪彦庭像是示威一般,微微用力,一手将钟情揽了过来,“只是不知道裴先生以什么身份来对我说这句话?”

什么身份?纪彦庭的话,顿时让电梯中的三个人同时沉默了。

能用什么身份呢?前夫的身份?何其可笑,朋友的身份?他们从来都不是,而仅有的那一点同一个公司的情分,马上就要消失不见了。

裴承远的手指,像是经历了偌大的刺激一般,开始缓缓的松开了。

钟情没有注意到这边的变化,只是抬头,怒视着面前的纪彦庭:“纪彦庭,你又是以什么身份,对我做出这种霸道行为?”质问的语气,掷地有声。

纪彦庭终于收回了放在裴承远身上的目光,而是垂眸,看向身旁的小女人,她眼中像是有一团火焰一般,死死的瞪着自己,怒火与心痛,几乎全部涌了上来。

而手腕上,裴承远的力量,似乎又回来了一般,想要将纪彦庭的手腕拿离开钟情的腰身。

只是裴承远毕竟和在部队历练过的纪彦庭不一样,他使力,纪彦庭于是比他更使力。

二人力量上的较量,似乎就这样展开,甚至,一直看不见发生了什么事情的钟情,都感觉到了身边的剑拔弩张,腰更痛了。

微微皱眉,钟情刚想说话,可是身子似乎被一阵巨大的力量推开一般,身子便要朝前面倒去,若不是一旁的裴承远眼疾手快的拦住她下坠的身子,或许,她就这样摔倒了。

是纪彦庭放手了,钟情心中顿时一阵失落,一阵放松,他的放手,凭什么伤到的还是自己。

电梯“叮”的一声,到一楼了。

外面黑压压的,有七八个人站在那里等着电梯,只是在看见电梯里,两男一女之间一触即发的紧张状态时,没有人进电梯,而是纷纷朝着一旁的电梯走去。

电梯门,重新关上了,只是这一次,没有人按楼层。

钟情站定,脱离了裴承远扶着自己的手臂,看着面前的两个人:“你们究竟想做什么?”

纪彦庭心中本来就积压着一阵火气,甚至刚刚,他想到了自己的初衷,猛然觉得何必呢,何必这样纠缠着,于是赌气放手。

只是在裴承远接住钟情将要摔倒的身子时,后悔了。

而此刻,看见钟情眼中盛满了怒火,看着他们,嘴角顿时邪邪一笑:“我想‘做\\’什么,情情难道不知道?”

一个“做”字,从纪彦庭的口中说出,异常的醒目。

钟情一滞,顿时想起了纪彦庭之前说过的话,他说:若是自己不听话,就一直做到自己听话为止。

他从来不会怀疑他所说的话中的真实性,此时看见他的双眸,就能够感受到他的愤怒。可是,他有什么资格愤怒?刚刚放手的人,就是他不是吗?

偏头,不想再看纪彦庭一眼。

而纪彦庭,看见此刻钟情的神情,嘴角的笑容更加深了,他想,或许自己最近,对她真的是太好了,所以,她才会这样大胆的在自己的面前,和别的男人眉来眼去。

这个别的男人,还是那个自己一直介怀的所谓前夫。

钟情努力的忽视着心中翻涌上来的不适的感觉,看向一旁的裴承远:“裴先生,刚刚谢谢你。”

“我有事情找你谈。”裴承远却没有回应钟情的谢意,偏头,没看她,说道。


大兴租房 https://m.nj.c21.com.cn/zufang/daxing/pg1P1

小众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