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爹地是妻奴by芒果小说-总裁爹地是妻奴柳清尘付泽洲全文在线阅读

来源:2020-11-15 20:11:47

总裁爹地是妻奴第16章 付爷爷说他是渣男

柳清尘看了眼付泽洲,额,这个付老爷子她可以解释,但是付泽洲的那个眼神,她怕自己解释了付泽洲当场不给她面子。

她倒是没什么,就怕老师知道以后会看不起两个孩子。

付老爷子见柳清尘畏畏缩缩就道:“我是孩子的太爷爷,他们两个是孩子爸和孩子妈。”

柳清尘点头。

“那宝宝妈妈先带着太爷爷和爸爸去登记一下手机号,我先带着可心可乐去上课。”

“好。”柳清尘说,刚好她也有点事情要交给园长。

铃铃铃,付泽洲的手机铃声响起。

他按了接听键:“早上想吃什么?”

“好,我去买。”

简短的两句话后,他挂断了电话,“爷爷,我要去趟医院。”

付老爷子哼唧了一声,“先去见园长。”

十多分钟后,付泽洲从幼儿园离开。

付老爷子看着付泽洲离开的背影吹胡子瞪眼:“渣男!”

旁边的柳清尘茫然的眨了眨眼,她刚刚是不是出现幻听了?

“对了清尘,我还没问你是怎么和泽洲认识的?”付老爷子看向柳清尘。

“额,这个。”柳清尘不太想讲他和付泽洲是怎么认识的,如果可以她一辈子都不想回忆那一天发生的事情。

“怎么了?”付老爷子问。

“没,没事。”柳清尘笑着:“这件事还是等泽洲告诉您吧,我如果说了我怕他会不高兴。”

的确,如果她真的说了实话付泽洲肯定觉得自己是个傻子,他可能会直接对柳不染出手。

柳清尘才不会让他对柳不染出手,柳不染、宋雪、包括整个柳家都是她的,妈妈的仇只能她来报!

“付泽洲那个混小子根本就不配做我付家的种,捏花惹草,招惹了姐姐又招惹妹妹,真是个渣男!”付老爷子恶狠狠的说。

柳清尘:“……”付爷爷果然新潮,这思路理的,妥妥的一本付泽洲渣男录。

但其实呢,付泽洲也挺倒霉的,说到底付泽洲都是被柳不染骗的那个人。

他到现在也不知道那晚的女人是她,而不是柳不染,她和付泽洲都是可怜人,两个人都是柳不染为了攀附权贵的落脚石……

“清尘我觉得你人还不错。”付老爷子没由头的来了一句。

柳清尘看向他,没说话。

“别在一颗歪脖树上吊死,这个渣男不值得你和不染闹掰,毕竟你们两个是一母同胞的双胞胎。”付老爷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

一母同胞四个字刺痛了柳不染的心,付老爷子走了,她一个人站在幼儿园的街道门口。

她低喃:“那她扬骨灰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她扬的是她亲生母亲的骨灰呢?”

要她原谅柳不染吗?

不,她一辈子也不会原谅柳不染……

“砰!”精致的花瓶砸在地板上,刺眼的照片让柳不染几度崩溃,“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她快要疯了,为什么付泽洲要陪柳清尘去幼儿园?

付泽洲是不是真的知道三年前的事情了,柳清尘那个女人真的很贱。

宋雪听到砸东西的声音推开房门,她不悦的看着柳不染:“平日里我教给你的礼节呢?”

“妈。”柳不染光着脚跑下床:“我真的受够了,从柳清尘出现的那一刻我就在害怕,我每分每秒都害怕泽洲质问我,妈你帮帮我好不好,帮帮我好不好。”

柳不染哭的痛彻心扉,就连花瓶的玻璃碎片扎到了脚心都没有任何感觉,她一直在嚎啕大哭。

她不喜欢这种感觉,从小到大她都没有这么狼狈过,她好想柳不染可以去死,平时她要什么宋雪就给什么,这一次应该也不会例外。

柳不染趴在宋雪怀里,宋雪轻拍着她的肩膀,柔声说:“不染,你放心妈妈不会让你难过,过了今晚再也不会有柳清尘这个人!”

“妈。”柳不染泪眼汪汪的看着她。

“你看你脚都受伤了。”宋雪扶着她坐到床边,“等着,妈妈去给你叫医生。”

“嗯。”柳不染委屈的应着。

宋雪朝门外走,嘴角带着一抹让人看不懂的笑……

付泽洲和梁邱拿着早餐走过来,刚好和宋雪装了个照面,两个人相互打了个招呼。

付泽洲闻到浓烈的血腥味眼中闪过一丝冷戾,他大踏步的走进房间,看到柳不染坐在床边哭,脚上还有玻璃的碎片。

“发生了什么事?”

看到付泽洲来,柳不染赶紧擦掉了眼泪,她掩饰自己的情绪:“泽洲我没事。”

“到底怎么回事!”付泽洲脸色越来越难看。

柳不染低着头,小声道:“是我不小心踩到了花瓶的玻璃碎片。”

“怎么这么不小心。”付泽洲在柳不染的对面坐下准备检查她的伤势,发现只是破了一个小口子。

“泽洲。”柳不染哽咽着嗓音。

“你不用在担心柳清尘的事情,国外那边我已经在加急催促了,估计今天晚上DNA结果就会出来,等这件事情结束,我会补给你一个婚礼。”付泽洲知道柳不染在担心什么。

“嗯。”本来柳不染就在担心,付泽洲的这话更加想让她今晚弄死柳清尘,如果DNA真的被证实,那付泽洲一定会根据两个孩子的生日查到三年前的事情,到时候他一定不会原谅她。

宋雪带着医生过来,付泽洲给医生让了位置,医生给柳不染做消毒处理。

“啧。”柳不染倒吸了口凉气。

“医生麻烦您轻点,不染有点怕疼。”宋雪在一旁说。

付泽洲看到柳不染额头冒出了些许的汗渍,双手紧紧的抓住床单,明明只是破了一个小伤口她就这么疼,那柳清尘呢。

两个人是双胞胎,他自动带入了柳清尘,柳清尘好像不怕痛,后背青紫了一大片,那个晚上她连吭都没吭一声。

那女人和不染完全是两个性格,一个怕疼一个不怕也很正常,如果不是两个人长得一模一样,他根本想不到两个人是双胞胎,毕竟柳清尘那个女人很擅长蛊惑人心。

“泽洲,你今天在这里陪我好不好?”柳不染泪眼婆娑的看着他,她很害怕付泽洲今天离开。


在线即时通讯开发 http://www.easyliao.com/
小众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