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埃深处尽芳华小说阅读

来源:2020-11-16 15:57:42

水悠然上官睿小说的名字是《》,这里提供尘埃深处尽芳华小说,喜欢这本小说的亲们一定不要错过哦!一进宾馆,水悠然即时将身体扔到了床上,抱着枕头,泪珠汩汩流淌,有多久了,她不记得,即使生活忙碌,即使独自伪装,即使困难挫折。

《尘埃深处尽芳华》精选:

一进宾馆,水悠然即时将身体扔到了床上,抱着枕头,泪珠汩汩流淌,有多久了,她不记得,即使生活忙碌,即使独自伪装,即使困难挫折,她,都不曾哭过,一度甚至怀疑自己的泪腺是否还能正常分泌,可是,这男人,余青唯,让她莫名心痛,她不是不懂他的温柔,她不是不懂他的悸动,她不是不懂他的靠近,但她更懂的是,他有家,她亦有家,“余青唯,你为什么要出现,你为什么要接近,你为什么让我心动。”泪水,打湿枕头,苍天弄人,青春年华你侬我侬的岁月,我们肆意享受着自以为是的激情洗礼,可笑至极,人到中年成熟懂爱的年纪,我们却不再拥有了爱的勇气和权利,我甚至已经不敢靠近你!“滴”一声短信的提示音截断了水悠然的无限思虑,无力地撑起身体,拿过背包,翻出手机,打开一看“到宾馆了吗?晚饭按时吃,注意休息,照顾好自己。”余青唯的信息,定定地看着屏幕,本已几近停止的泪水再度滚滚而下,大滴大滴地落在背包的侧面,氤氲留痕,蠢动的记忆倏尔飘回那日的教室-准备英语考试的自己勤勤恳恳地背着一个个仿佛记住却又似是而非的单词,26个英文字母像朵朵被风吹动的浮云,荡来再荡去,着实万般艰难,然而统考在即,不得不坚定地继续,“还在复习”他的声音忽地传入耳畔,“嗯”不知怎么,每每在他身侧双颊便止不住地绯红泛热,乱了节拍的心啊,拜托你平稳律动不要丢脸好吗?!视线转向桌面,不能看他,坚决不能看他。“呵。。”仿佛一世纪之久,他笑了“我一向自认不是猛于虎的老师,你竟看来怕我?”“不是,,”秒回的速度后再次嗫喏“没有,”她定定心神,仰面望向他的鼻子,呃,这恼人的高度,气势上常是感觉低了不只一点。“考试有把握吗?”“没。。。有”微微垂首,这次是真真胸无成竹,底气不足。“需要我帮你补习吗?”余音未落,她便啄米般地点头,继而复又赧然地补充“只是,怕给您添麻烦。”天知道她多么希望他能帮助自己,天亦知道她英语放下多少年,余额已然严重不足。。。“你周末都要上课,平时还要工作,周五下班后的时间可以吗?”“可以的,可以。”抑制着心中绽放的小花,用自以为平时的音调回答。果然,对面再度“呵呵”。。。接下来的每个周五,他或她的办公室里印下一串串他们的影子。。。忍不住的嘴角上扬,一丝一丝的蜜似是缓缓注入水悠然的五脏六腑,那个笨蛋永远不会看到她偷睨他侧颜的眼神,永远不会看到那一抹稍纵即逝的笑,永远不会知晓那被一点一滴的时光迁延的情感细细绵绵,层层荡漾。。。按下回复键,“嗯,我知道了,你也是。”立刻发送,关机,酸酸的,涩涩的,那未熟青杏的味道堆满心房。

被B大的老师接到车上的余青唯一路上和同行们谈笑风生着,眼神却时而飘向窗外,淡淡的面孔总是在他的脑中挥之不去,他很迷惑,前一刻的她还是羞涩依赖,后一刻忽然客气有礼,他能感受那时的他们不断缩短的心理距离,可就这样被她生生地掐断,丝毫不露痕迹,此时此地,不得不应付着很久未见的友人们的问候,说着冠冕堂皇的话,聊着经久不变的天,戴着已是固着为面皮的面具,这样的他,就连自己都是那么排斥,但却依然随波逐流着,无可奈何却适度苟且妥协,他不是屈平,难以做到香草兰花般的举世皆浊我独清,相对而言难得糊涂更是他所能达到的一种境界吧,暗暗叹着,“悠然,你能感到我在想你吗?”心底的声音怎容忽视!“张菁最近写了一篇文章,观点还很新颖,有点意思,老余,你看了没?”同车的B大教授李弘扬问道。“哦,没。。最近一直在查阅论文的资料,毕竟我们擅长的是理论方面的东西,我想做到精益求精,尽量不遗漏,把能想到的所有问题先查找好,有一个清晰的思路,这样也不至于盲目跟从。”他敷衍着,有点心不在焉,“那个小女人到了吗?”内心竟自盘问。“你啊,总是那么认真,差不多就可以了,熬着自己干什么,能让你那些学生做的就要让他们做,年轻人嘛,总也要锻炼锻炼的,不要什么事都亲历亲为,给个方向就得,一把年纪了,好好享受人生吧,何必想不开和自己较劲。”李弘扬笑道,一口的官腔,颇是有理,极为熟悉。“我哪能和你比,我就是劳碌命,习惯了。他们做的东西我也不放心。”他自然地笑着。“你啊你啊,做事嘛要有个度,我们虽然在学校里,但也要遵守规则,要会工作,巧工作,实在点,有享受享受,真金白银傍身方可安心啊,老兄,这点你要考虑好,身体垮了是自己的,社会可不会为你的透支买单。”他继续语重心长。“哦,是啊,有道理,看来我是要改变一下了,我还是老脑筋,转不过来。”虽然内心深处在嗤之以鼻,但还要应和着,无法想象,不作为的思想居然已经蔓延到了高等学府,这本该至真至纯的一方净土,竟也暗藏浮躁。。。万般了无生趣,余青唯拿出手机,放在掌心里反复思度后,发出了一条信息,继而开始了漫长而焦急的等待,正当他以为又是石沉大海之际,短信提示音响起来了,兴奋地立刻打开“嗯,我知道了,你也是。”短短八个字,只有八个字,竟足以让他幸福地笑了,“呵。。”眼角眉梢翘起了弧度。默默地盯着屏幕,久久不想移开视线。“身体感觉好点了吗?”他思忖着又按下发送,可是,这一次,却真真如石沉大海了,彼端的她,再无声音。怅然着握紧手机,望向窗外,一路向前,再无言语,直至宾馆。


商务会议邀请函 https://store.eqxiu.com/h5l/detail/1395789

小众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