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少临门林启沈梦小说试读

来源:2020-11-17 16:03:05

狂少临门第1章:鲤跃龙门

“林启,我要洗脚!”

丈母娘坐在沙发上,眼睛盯着电视,嘴里的瓜子壳吐得地上到处都是,才不久整理好的沙发又脏又乱,让人不忍直视。

林启此刻正在通马桶,听到丈母娘的召唤,赶忙将洗脚水端过来。

丈母娘苏婉脚刚伸到盆里,便嗷呜叫了一声,一脚踢翻洗脚盆,水溅了林启一身。

“你个挨千刀的,这么热的水你想烫死我啊!”

林启赶忙赔不是,“对不起,我重新给你调一盆。”

拖干净地上的洗脚水,林启又赶紧倒了一盆洗脚水过来,连打湿的衣服都没来得及换,因为他清楚,如果稍晚一点,肯定迎来的是泼妇骂街。

这次苏婉没有刁难林启,脚放在洗脚盆里洗了起来,不得不说,四十岁的苏婉虽然年纪摆在这里,但是风韵犹存,脸上没有一点岁月的痕迹,那一双盈盈细足看得人心里痒痒。

“林启,你不用这么假惺惺的,我知道你讨厌我,看不惯我你就快滚吧!要不是我女儿,我走就把你扫地出门了,服侍我?你不配……”

每当丈母娘苏婉训话的时候,林启必须站在旁边听着,否则引来的怒火将不只是刁难这么简单了!

谁叫他是个卑微的上门女婿呢?

和沈梦结婚两年,整整两年,林启的生活一直都是如此这般,没有地位,没有人权,不只是包揽全部家务活,更是多出了一个服侍丈母娘的任务,辱骂欺凌早已是家常便饭。

当你的女人比你强,但你的女人的家庭比你优越,作为一个男人,你绝不能抬得起头,没有资本,则无尊严!

林启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不只是入赘沈家,在这之前,他一直很卑微!

若论家族,林启绝对是名门望族的公子哥,帝京林家,这个能在华夏排的上号的超级家族,无论是何等实力,都要敬其三分!

可偏偏,林启是林家家主林毅的私生子,在这样有头有脸的超级世家面前,私生子这种不光彩的东西绝对不可能摆在皮面上,从小,林启和母亲便被驱逐在外,禁止与林家联系,就连亲生父亲林毅,林启二十多年来也仅仅只见过一面。

林启这个名字,甚至没有出现在林家的族谱之上。

世态炎凉,人情冷暖,林启早已经深有体会,丈母娘对他的百般侮辱,沈家对他的冷眼相对,林启毫不在意,赘入沈家成为上门女婿只为了生存,而自己的背景,林启从没提起过。

苏婉骂的嘴巴有些干了,喝了口水,刚想继续开骂的时候,沈梦下班回来了。

“梦梦,你回来了!”林启眼中一亮,救星来了!对于自己这个老婆,林启是相当满意。

精致的五官好像是伟大的匠人精雕细琢一般分布在那白皙的脸蛋上,前凸后翘凹凸有致的身材和那修长的美腿,让多少男人心神向往为之疯狂!

沈梦,一个让江陵多少富少为之疯狂的美人儿,不只是人长得漂亮,能力更是出众,这么完美的女人本来应该和人中龙凤相结合,然而她的男人却是只是个笑柄。

当听到林启的声音时,沈梦眼中满是厌恶,没好气的说道:“还站着干什么?都几点了,该吃午饭了!我下午还要上班呢!”

林启嘿嘿一笑,这才从丈母娘身边走开,“想吃什么?我现在去买!”

“什么都行,赶紧滚!”

沈梦不耐烦地撵林启离开,她是真的不愿意看到林启。对林启,沈梦除了失望还是失望!

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的男人权势滔天,能给自己荣华富贵幸福的生活?

即便无钱无势,你有才能有拼劲努力生活不停奋斗,至少也能让生活看到希望!

可自己这个男人,无权无势无背景的三无选手,还没脾气没本事,一天就知道做做家务煮煮饭,彻头彻尾的窝囊废!甚至面对母亲的无情嘲讽,林启也从没有男人过一回!

林启进屋换了一身干净衣服,他忍不住叹了口气,沈梦对自己的态度完全可以理解,绕是谁,嫁给他这样的废物,恐怕都会心生怨恨吧。

毕竟对于沈梦这样的女人来说,这是非常不公平的!

“梦梦,今晚老太爷的寿辰,礼物准备好了吗?”

“妈,最近我公司一笔合同出了问题,赔了不少钱,我拿不出闲钱给爷爷购置生日礼物……”

“那怎么行?要是拿不出好的礼物,你爷爷会怎么看你,会怎么看咱们家!就算是银行贷款,也得给整个体面的礼物给老太爷送去!只要你爷爷高兴重新重用你,别说你公司的危机,多给你管理几个家族企业都没问题啊!”

“我想想吧……”

林启出门前听到母女俩的对话,站在门口多听了一会。梦梦生意有困难了?

苏婉一眼便看到了林启偷听,瞪了他一眼,“别人的男人都能为妻子排忧解难,是妻子的坚实后盾,可你倒好……就是梦梦的拖累!”

“今晚沈倩肯定会把她那个富二代男朋友带来的,听说是王家大少爷王子豪,我还听说他给老太爷准备了八百万的寿辰贺礼呢,你看看你呢?”

林启脖子一缩,赶忙走出了门,这要是再留下去,苏婉能骂到今晚!

菜市场里买了点排骨和冬瓜,沈梦喜欢吃排骨冬瓜汤,虽然本事不大,但是对于沈梦的喜好,林启倒是摸的门清!

对于梦梦的危机,林启是心有余而力不从,他也想做能成为沈梦依靠的男人,但他……只不过是个废物!

就在林启提着菜往小区走时,远远的便看到一个穿着管家装束,带着金丝眼镜头发微白五十多岁的男人站在小区门口。

“少爷,我终于见到你了!”

他面露激动地神色,微微躬身,“这些年,让你受苦了!”

林启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向来者。

“你是……福伯?”

被唤作福伯的男人一脸惊喜,“大少爷你还记得我!没想到时隔二十多年,你竟然还能一眼认出我来!”

儿时依稀记得,在母亲最艰难的时候,曾带着自己前往帝京林家,后妈百般刁难,父亲闭口不言,林家老太太直接下驱逐令,而当时送自己离开的正是福伯……

林启神色狰狞,咬着牙浑身颤抖:“你是代表她来的吗?这么多年了,那个恶毒的女人对我和母亲倾尽了手段,现在的我早已经对她和她那小儿子没有任何威胁了吧!难道还不肯放过我吗?”

“难不成,真要我死了她才安心?”

福伯低着头,掏出手帕来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大少爷,你误会了,我这次来,是代表老爷接你回林家的!至于夫人,她也算是你的后妈,这样诋毁她可太好……”

林启双眼通红,咬牙启齿:“后妈?她也配的上‘妈\\’这个字吗?”

“得知我和母亲的存在之后,那个女人不择手段针对我们母子,只因害怕我和她那儿子争夺林家的继承大权,母亲郁郁而终,而我为了生存也入赘沈家备受欺辱。””

“我本就无意争夺家族财产,但她却咄咄逼人,素未谋面却阴险狠毒,这样的人,也称作妈?”

福伯苦笑着摇了摇头,“夫人做的一些事情,就连老爷都不知情,不过这次可是林家老太太要您回去的,就算是夫人,也阻拦得不!”

林家老太太?林启想要仰天大笑,不过嘴角满是苦涩。

“老太太完全不顾我们母子,将我母亲贬做贱人,将我贬做小畜生!她竟然要我回去?”

“不管林家发生了什么,与我无关,我不是林家人,而林家任何事情与我无关!”

“我现在就是个废物,麻烦福伯你告诉老太太和我爹一声,林家这颗大树,我林启高攀不起!”

福伯摇头长叹一声:“既然少爷不愿意见,那也不强求,不过这份来自林家的补偿请你收下。”

还未等林启回应,福伯便将一透明文件袋递给了林启。

在文件袋里最上方,是一张龙国银行的尊贵红卡,而下方,是一份合同。

“只有储存超过一亿美金,才会有龙国红卡。”

“而这份合同,是担任江陵江南集团董事长的合同。”

“这零花钱和集团,是老爷临时性给你的补偿,如果哪天你想通了想见老爷,联系我就行!”

林启感觉呼吸有些困难,他的身体很僵硬,眼下的事情很难以接受。

一亿零花钱?

就算对于沈家这个在江陵排的上号的家族,一亿也是一笔巨大的数目,沈家的总资产不超过两亿,而林家小小的补偿,甩手便是一亿零花钱?

而真正令林启震撼的是,担任江南集团董事长?

江南集团,江南地区龙头企业,总资产超过百亿的巨鳄,东南片区任何公司和家族在这样的庞然大物面前都骄傲不起来,卑躬屈膝妄求合作分上一杯羹。

沈梦所经营的公司乃至沈家,在这江南集团面前,屁都不是!

本以为林启会为了尊严推脱一番,哪曾想到,林启竟然一把抓过文件袋,塞到了怀里。

“有钱不赚王八蛋!”林启咧嘴冷笑起来,“不过福伯,我拿了林家补偿,并不代表我原谅林家!”

“想要请我回去的话,叫林家所有人当面向母亲墓碑赔罪!”

福伯眼中闪现一抹精光,笑着摇了摇头,“识时务者为俊杰,少爷干脆果断收下补偿,实在是令我没想到,不过少爷,想让林家为您母子赔罪,光有姿态可不行,还得有资本!”

“资本吗?”林启看了看手中的文件袋,这里面的东西,不正是自己咸鱼翻身的资本吗?

在这一刻,林启似乎变得有些不同,但到底是哪里不同,福伯也说不上来。

“会有的。”

听完,福伯脸上没有一丝不喜,反而笑得愈发灿烂了,他递上一张名片,转身告退,“大少爷如果想通了,联系我就是,若你有什么需要,也可吩咐我。”

目送着福伯离开,林启精神抖擞,连背都挺的比以往直了不少。

真正的林启,回来了。


夏季活动促销海报 https://store.eqxiu.com/h2/detail/782855
小众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