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农女的幸福生活小说阅读

来源:2020-11-18 20:30:38

明月李云小说的名字是《》,这里提供重生农女的幸福生活小说,喜欢这本小说的亲们一定不要错过哦!见门终于打开了,徐夫人急急的上前,对着开门的明月问道,“怎样?”明月倒是挺喜欢这个徐夫人的,笑着应道,“没什么问题了,好好养着,到时候按时吃我义父开的药。

《重生农女的幸福生活》精选:

见门终于打开了,徐夫人急急的上前,对着开门的明月问道,“怎样?”

明月倒是挺喜欢这个徐夫人的,笑着应道,“没什么问题了,好好养着,到时候按时吃我义父开的药,两个月后差不多就能站起来了,到时候做好复健训练,三个月后就差不多跟正常人无异了。”

徐夫人不解的道,“复健训练是什么?”

明月这才发现把自己的专业术语搬出来了,笑着道,“到时候我跟义父会过来的,您不用担心。”

说完便转身进了屋,这配的麻药还真是厉害,这个时候徐少爷都还没有醒,明月拿了张叔的药箱里的银针,在徐少爷的对应的穴位上扎了一下,徐家少爷这才慢慢醒转,而且也感觉到了腿上的痛。

见徐少爷醒了,明月便习惯性的开始交代注意事项,“十天内不能随意挪动你的腿,伤口可能会有些痛,我会给你开几副止痛药,痛的受不了再喝,毕竟止痛药有一定的副作用,最好能忍就忍一忍。其它药必须按时服用,我跟义父会过几天过来一次,帮你换药。”

看徐家少爷麻药刚醒还是一副懵懵懂懂的样子,明月便转头对着一旁叫凳子的书童说道,“都记住了么?”

看着明月一脸认真严肃的表情,让凳子觉得无比的威严,结结巴巴的道,“记,记住了。”

明月正准备转身帮张叔收拾药箱了离开,便听得躺在床上的徐少爷开口道,“等等,你说什么伤口?”

“当然是你腿上的伤口了。”明月理所当然的道。

“我腿上何时有伤口了?”徐家少爷怒斥道,他可不记得自己的腿上有啥伤口,若是有伤口,便是这江湖郎中弄出来的。

徐员外也一脸愤怒的去揭儿子腿上的被子,这时候明月冷冷的开口,“你这腿唯一的办法便是切开挑掉骨刺,重新正骨,若是你们想这双腿彻底废掉,便可以不听我的,随意折腾。”

徐员外看着自己儿子用棉布包的严严实实的腿,冷冷的看向张郎中跟明月,“你们最好祈祷我儿的腿没有问题,若是我儿的腿治不好,我徐万贯绝不会放过你们。”

明月给人做完手术,从来都是得到的感谢,这还是第一次累哈哈的做完了手术,却受到了别人的威胁,心里有一种吃了翔的感觉,面上也没什么好脸色了,冷冷的道,“该交代的都交代的,义父,咱们走吧。”说完便背起药箱,往外面走去。

张郎中拱手跟徐员外道了一声“告辞”,便也跟着明月离开了。

徐夫人觉得有些过意不去,不满的瞪了一眼徐员外,便对着一旁的凳子道,“赶紧去送送张郎中。”

待两人出了徐宅,天色已经是傍晚了,马车车夫在门口候着,见两人出来便道,“夫人吩咐,让小的送两位回去,请上车。”

眼见着天就要黑了,张郎中徐员外也没有客气,直接上了车,终是赶在天黑之前回到了外山村。

明月看看外面已经暗下来的天色,心想着今天是要留在张叔家里过夜了,不曾想,刚进屋,便看见了四叔明文礼跟大哥明耀。

见到明月跟张郎中回来,明文礼先跟张郎中见了礼,才说道,“总算是回来了,我正打算跟着明耀去镇上看看呢。”

张郎中笑着道,“治疗耽误了较长的时间,所以回来的比较晚了。”

这时候明文礼整个人便朝着张郎中跪拜了下去,嘴里说道,“谢谢张郎中的救命之恩,若不是张郎中,文礼还在大牢里忧思无门。”

张郎中赶紧的扶起明文礼,这一拜他真是受之有愧,明明都是月儿救的人,如今都推到了自己头上,但自己也答应过明月,不能解释,便说道,“文礼不必多礼,这都是一个医者应该做的,再说月儿已答应了拜我为义父,也算是一家人了。”

说完张郎中为了转移话题,便急急的对着一旁的张婶儿道,“可有吃的?我跟月儿可还是没吃晌午的,饿的够呛。”

张婶应道,“做好了一直等着你们呢,都进屋吃饭吧。”

明文礼忙到,“咱们就先不吃了,家里人还等着我们接了月丫头回去呢,这么晚还不回去,怕是他们要担心了,趁着天还没黑尽,咱们就先走了,叨扰张大娘和婶子了,张郎中,告辞了。”

张郎中等人想着这情况,便也没有继续挽留,将准备的粮食蔬菜硬塞给了几人,让几人一路上小心,给几人拿了火把,便将几人送出了门。

一路上,明文礼问了明月今天的情况,明月一一告知,只说自己饿的不行,都加快了回去的脚步。

明月也问了问找大爷家拿回东西的情况,果然不出明月所料,说是走人家了,根本不在家。

等到了大凉山附近,几个人便有些小心翼翼了,一直到了山洞,才松了一口气。

家里的人见着几人安全回来了,也总算松了口气,明月则是一到便叫着一天没吃饭好饿,许锦娘赶紧的将给几人留的饭端了出来。

玉米饭,里面放了肥肥的野猪肉一起蒸的,还加了少许盐,再加上一锅野菜汤,有了油水,吃厌了玉米饭玉米糊糊的明月,也觉得这样做着出奇的美味,就着野菜汤连吃了两大碗。

明月不在的这一天里,到底是人多力量大,树砍了不少,不过却还没有开始搭木墙。

吃过了饭,一家人便围在火堆前,说起怎样建木墙的事情,明月思索了一番,终是插嘴说道,“既然咱们暂时无处可去,便要在这儿落脚一段时间了,这野兽大虫子之类的咱们是无法控制的,虽说目前还没有遇见过,但为了以防万一,咱们还是要做足充分的准备。”

众人都将注意力集中在了明月身上,明月便继续侃侃而谈,说出自己的办法,“就建个木墙,若真是大虫子来了,你们觉得能挡得住么?即便是挡住了,这大虫子堵在门口,咱们是不是也拿它没办法?所以,咱们光建木墙不行,木墙外还要挖一圈陷阱,足够对付那大虫子才行。”

明文礼听的明月的话,在一旁附和道,“月丫头这办法不错,咱就这么办。”

这时候许锦娘也出声道,“咱现在没有地了,这外面一片空地,倒是可以开了荒种点菜,若是圈一个院子便更好了,只是这样怕是要费时费力的多。”

明老三应道,“咱现在地也没了,不用下地,有足够的时间倒腾,倒是可以圈个院子,这样活动的空间也大些。”

明月接着说道,“在这山林里,咱也总不能呆在山洞里,所以防身的弓弩要多做一些,我手里这把弓弩是在这山洞里发现的,挺好用,我早上跟四叔打野猪,可是全靠了它。不过唯一的缺陷就是木头做的,所以这个还要麻烦大哥,照着这个多打几把,再多做一些铁箭。待做好了,所有人都要学着射箭了,毕竟咱是在山林里,不管是谁,包括娘跟三婶,都要有学一些自保的本事。”

明耀应道,“行,我明天就去镇上铁匠铺。”

明月皱了皱眉头道,“明天先去大爷家一趟吧,等办妥了大哥再去镇上。”

这时候明老大开口道,“明天你先跟你弟弟去你姥家接你娘回来。”

明耀想起自己那娘,情绪有些低落的点了点头。

明老爷子一声叹息,道,“还有美丽的婚事,眼看着正期就要到了,咱如今也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明月真不想管这档子事,如此这般急急忙忙的嫁人,总觉得太儿戏了,可如今一家子这个样子,明月不得不管,不过她也没有发表看法的权利,便只建议性的说道,“要不明天爷去找奶跟小姑商量一下,将婚期延迟?如今这样子,确实没办法办喜事的。”

明老爷子点点头,道,“我明儿去说,如今山洞这个样子,你们做什么事儿都得抓紧,然后赶紧的回来将木墙砌起来。”

众人都点了点头,明老爷子便继续发话,“都早些睡吧,明天早起还有的忙。”

白天去湖里打的水,已经放在吊锅里烧开了,兑了桶里的冷水各自洗漱了,累了一天的明家众人,便都早早歇下了,当然如今没有墙也没有陷阱,还是留了人轮流守夜。

第二天,外面还是黑漆漆的,天边有一点点鱼肚白,心里惦记着有事的明月就醒来了,其他人估计是昨天一天太累了,都还在睡着,明月起身故意弄出较大的响动,很快众人都一一被吵醒了,陆陆续续起来。

明月就着木桶里的水草草洗漱了下,看人都起来的差不多了,便说道,“爷,咱现在出发早点去大爷家吧,免得大爷他们出门了不在家,又要去找了。”

明老爷子想起昨天的情况,便点了点头,“走吧,老大老三老四,走了。”

听的明老爷子叫了,也就各自停下了手里头的事情,略微收拾下,还是将明耀留在了山洞,众人便一起出发下山了。


国际新闻媒体发稿 https://www.54647.net

小众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