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孩子很聪明,考不好只是粗心”别再骗自己了,TA可能是工作记忆能力不好

来源:2020-11-14 18:56:35

咦,心算快,难道不是智商高吗?工作记忆,这又是什么鬼? 一个不太严谨的类比是,工作记忆类似于电脑的运行内存,其大小以及占用量与我们的思考速度有很大的关系。它也是一种有限的资源,属于短时记忆。 如果你觉得这个比喻还有点模糊的话,我们可以回到日常生活里,有时候孩子看起来不专心,例如经常会漏掉一些任务的步骤、漏记一些数字和词语、或者经常迷路等等,这些都属于工作记忆“内存”小的表现。 工作记忆很重要 电脑的内存很重要,这是大家都知道的。内存小的电脑就像有一颗玻璃心,动辄就给你丢一个沙漏,罢工了。大脑的“内存”也很重要、很重要、很重要!这可不是我说的哦,我们看看心理学家是怎么说的。

(zhidao.baidu.com)

英国心理学家巴德利在著名的《Science》杂志上给出了工作记忆(working memory)的定义:工作记忆是指在和执行复杂任务诸如推理、理解、学习等任务时的记忆系统[1]。 美国人类学家Gwen Dewar认为,工作记忆比智商更能预测孩子的学习成就水平[1]。 美国心理学家Jensen·A·R认为,个体的工作记忆能力是认知速度以及智力的基础。 英国心理学家Tracy Alloway的研究发现,大概有70%阅读困难的孩子都有着较差的工作记忆[2]。 美国心理学家S·E·Gathercole及其同事对有学习障碍的孩子进行了研究,结果发现工作记忆与阅读以及数学学习能力有着极强的相关。 研究者认为对于工作记忆发展不高的孩子来说,工作记忆就像是学习的瓶颈,影响着大量知识的摄入和转化[8]。

工作记忆编码形式

在《生活大爆炸》里,谢耳朵有着高清图片似的记忆能力。但是,在日常生活里,我们普通人记东西通常是这个样儿的:当我们面前出现一幅橙子的图片,我们会把它编码转化为“橙子”这一语音信息。(脑补中……

也就是说,记住一个物品的名称比记忆它们的图像更加容易,占据更少的记忆资源。

www.gettyimages.com 心理学家Hitch和Halliday曾进行过一项有趣的实验,他们先找到母语为英语的6岁、8岁和10岁的实验者,随后让他们记忆单音节、双音节以及三音节的单词,但提供的材料不同:一半孩子通过语音记忆(例如单词“猫”、“猴子”或者“香蕉”),另一半采用的是图像记忆(例如一张猫的图片、一张猴子或者一张香蕉的图片)。 此项实验发现无论是呈现图片还是单词,8岁和10岁的孩子都出现了词长效应,即他们记住了更多短音节词,长音节词记忆更少。而6岁的孩子只有在向他们呈现单词时,才会出现词长效应。这一实验表明,6岁的孩子还不太能够自动地将图像信息转化为单词。 也就是说,年龄较小的孩子还不能够将图像信息转化为语音信息,直到他们入学后才能够逐渐熟练掌握这种技能。 美国心理学家Dempster对于工作记忆的研究发现,学前儿童的工作记忆能力大约是青年的三分之一[5]。对于工作记忆的运用也远不如成人熟练。但是,这也不是什么可怕的事儿,工作记忆会随着年龄增长而增加哒,请放心。

美国心理学家Astrid·F·Fry和Sandra Hale的研究发现,工作记忆的广度随着年龄增长而增加[6]

什么样的孩子工作记忆不好

我们虽然不奢求孩子拥有陈冉冉那样的心算速度,但也希望他们能在学业上表现出色。所以,关注孩子的工作记忆能力,有问题及时补救,也许能让孩子技高一筹。

英国心理学Gathercole和Alloway 在其著作《理解工作记忆》(《Understanding working memory》)中列举了工作记忆能力较差的孩子的一系列表现[3]: 1.首先这类孩子的社会功能没有受损,他们也会有很多小伙伴们,维持着正常的社交关系;2.但是他们在生活和学习中遇到跟方向有关的问题,可能会出错;3.有时候很难成功的遵守一系列指令;4.在完成复杂任务时,他们的思维很容易掉线,并很可能最终放弃;5.容易迷路;6.很容易分心、难以集中注意力,思维容易脱线;7.对于既需要记忆又需要执行的任务,他们很有可能无法很好的完成。等等。如何提高工作记忆能力 那么,工作记忆这样一个类似硬件的认知系统,是否可以改善呢? 答案是可以的。

瑞典卡罗林斯卡学院的克林伯格(Torkel Klingberg)[9]以及英国心理学福尔摩斯(J Holmes)[10]均通过一系列训练方法,让工作记忆较差的孩子得到了相当大的提高。此外,Holmes的研究发现通过训练后,原本工作记忆较差的孩子的进步,远大于原本工作记忆正常的孩子。而这种训练方法有例如:

1.让孩子听一系列字母后复述;2.让一排灯不按顺序一盏一盏地点亮,然后让孩子回忆这排灯点亮的顺序;3.向孩子呈现一串数字,采用播放声音或者在屏幕上呈现这串数字的形式,随后让孩子将这串数字的顺序倒着念出来;4.小行星游戏:屏幕上按顺序飞过一系列小行星,随后让孩子回忆小行星的顺序;5.在一个网格内按顺序一盏接一盏的点亮若干个小灯泡,然后把网格旋转90°,这样小灯泡的位置也会相应变化,看孩子是否依然能够辩认出小灯泡点亮的顺序。 *类似的练习都可以,没必要教条。

经过大量的训练后,孩子们在工作记忆测试中得分都会得到提高。当然,工作记忆是有一定生理基础的,锻炼提升的空间亦有限。

百度百科

如果孩子的工作记忆能力确实不高,也不必过于担心。美国心理学家卡特尔(R·B·Cattell)曾提出理论,将智力分为流体智力(fluid intelligence)和晶体智力(crystallized intelligence),流体智力是指信息处理能力、对关系和抽象命题的理解、目标推理能力,它以生理为基础,随着年龄的增长,先提高后减退,例如运算速度等能力;而晶体智力是指对于信息的获取、存储、组织以及概念化,不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减退,例如知识的积累[13]。 而工作记忆主要与流体智力的那部分相关,且现在也存在一些争议。所有,并不是说工作记忆差,孩子就一定没法好好学习。工作记忆只是认知能力的一方面,我们完全可以从别的方面弥补。可以让孩子变聪明的方法还有很多,我们会陆续介绍。

参考文献:

[1]Gwen Dewar. Working memory in children: How to improve attention problems and learning difficulties in kids.

[2]Alloway TP. 2007. Automated working memory assessment. Oxford. Harcourt Publishing House Assessment

[3]Gathercole SE and Alloway TP. 2007. Understanding working memory

[4]A·D·Baddeley,G·Hiltch.Working Memory.Science.1992, 255(5044):556-9

[5]Dempster·F·N.1981. Memory span: sources of individual and developmental differences. Psychological Bulletin.89, 63–100.

[6]Astrid·F·Fry, Sandra·Hale. Relationships among processing speed, working memory, and fluid intelligence in children. Biological Psychology 54 (2000) 1–34

[7]J·Morales,A·Calvo,E·Bialystok. Working memory development in monolingual and bilingual children.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Child Psychology, 2013, 114(2):187-202

[8] S·E·Gathercole,T·P·Alloway,C·Willis,A·M·Adams. Working memory in children with reading disabilities.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Child Psychology, 2006, 93(3):265-81

[9]T·Klingberg. Training and plasticity of working memory. Trends in Cognitive Sciences, 2010, 14(7):317-24

[10]Holmes J, Gathercole SE, and Dunning DL. 2009. Adaptive training leads to sustained enhancement of poor working memory in children. Developmental Science, 2009, 12(4):F9–F15

[11]Harrison·T·L,Shipstead·Z,Hicks·K·L,Hambrick·D·Z,Redick·T·S&Engle·R·W (2013). Working memory training may increase working memory capacity but not fluid intelligence.Psychological Science, 24(··12), 2409–2419

[12]Jacky Au,Ellen Sheehan,Nancy Tsai,Greg J. Duncan,Martin Buschkuehl,Susanne M. Jaeggi. Improving fluid intelligence with training on working memory:a meta-analysis.Psychonomic Bulletin & Review. 2015, 22(2):366-377

[13]N·Djapo,J·Kolenovic-Djapo,R·Djokic,I·Fako. Relationship between Cattell’s 16PF and fluid and crystallized intelligence. Personality & Individual Differences, 2011, 51(1):63-67


德兴房屋出租 https://sr.c21.com.cn/zufang/xinzhouqu-wandashangquan/pg1bs8960es16640ba280ea520
小众资讯网